做到100%才算功勞,在此之前只是沒有價值的苦勞! - ppap01

(source:google)

學生時代,在學校我有個蠻敬佩的排球校隊學長,我們兩人是不同科系,但時常會在校內與校外的比賽中碰面,面對他帶領的球隊我們總是輸多贏少,但輸的那些比賽,差的分數大概都在2.3分,偶爾我們也可以拿個幾局下來,硬要說,我們兩隊的實力可能差距很小,所以比賽的張力極強,必須要全神貫注於比賽上,因為一個失誤就可能因此輸了比賽。

有次我跟這位學長聊到這件事,他也很坦白的跟我說:“你們球隊的整體素質很好,比我們還好,但在關鍵時刻的集中力與抗壓性不如我們,所以在關鍵時刻,我們仍可以穩定的表現,但你們可能剩下九成的實力,我們的失誤極少,就算到了比賽末段也不例外。”

我問他:“這是怎麼做到的?”

他也不藏私的跟我說:“我看過你們的訓練,比一般的系隊強很多,練的也很勤快,向心力也很強,但缺了一個元素。”

我接著問:“要求不夠確實嗎?”
 

他說:“咦!你自己明明知道啊,我看你們在練球時有一個現象,比如連續扣球10次,那是個很累人的訓練,有些成員可以用盡力氣撐完10次,但有些扣到6-7次時就開始放鬆,後面幾次有點鬆懈;又或者是折返跑,有些球員用盡全力在跑,但有些則是跑到一半就開始無力,放鬆的在跑,這種狀況在校隊中是不會發生的。”

我說:“加入校隊的那些人都有強烈的練球意願,也想要變強,所以自然會比較努力,我們是系隊...”

他沒待我說完就打斷我:“你這是找藉口,你們都願意五點多來占場,六點開始練球,我不相信你們不行,重點在身為隊長的你怎麼看這件事。”

學生時代的我年輕氣盛,但對這個學長我是挺服氣的,所以我並沒有反駁,因為我知道我自己的性格是怎麼樣,我對那些完全不努力的人很嚴苛,我甚至希望他們不要加入我的球隊,但我對那些願意努力的人較寬容,如果他們喜歡打球,喜歡鍛煉自己的程度有我的8成我就很滿意,我可以做10次的練習,他們做到8次,剩下的2次沒完成我也不會念他,折返跑要跑3次,如果前2次他們很努力跑,最後一次腿軟跑得很隨意我也不至於痛罵他們。

他看我不說話,拍拍我的肩跟我說:“比賽很殘酷,有時一點點的差別就攸關是否晉級,我想你會明白。”

學長這段話對我的人生與管理思維有很大的啟發,要成為不錯的團隊,隻要比別人多努力一點點就有機會,但要成為冠軍團隊,你就不能容許一丁點的不確實與鬆懈,在球場上,會讓你輸了球,在戰場上,會讓你沒了性命,在團隊里,你會成為豬隊友,讓其他人跟你一起受害。

往後的訓練,若看到隊友跑到第8趟,我會對他們大喊:“快,盡力,剩兩次,扣到成功為止,別在最後放棄。”此時就會看到隊友面目猙獰,很吃力,但也很紮實的把訓練作完,累的程度可能是本來的兩倍,但在此過程中,我相信他們的身、心都會因此更加強大。我曾跟幾個隊友聊到這件事,如果我們要當一個隻能打四強的球隊,那我們早就是了,但如果要當一個拿冠軍的球隊,那我們不能對自己太寬容,我們不能說:“拜托,都已經做到99分了,很棒了好不好。”我們應該對自己說:“差1分就滿分了,咬緊牙關撐住,冠軍就在眼前了。”

這個觀念也持續影響出社會後的我,有時候團隊非常努力非常拚命,但到了最後關頭氣力即將放盡,我可以選擇讓他們輕鬆一些,但必須冒著可能會失敗的1%風險,我也可以選擇讓他們咬緊牙關,把最後這段路撐完,做到100%,大多的時候我選擇的是後者,而團隊也大多願意當後者,一件事情做了99%,但最後失敗了,不會有人去讚美那99%,大家會問為什麼失敗了?因此,若你已經非常努力了,那一定要更努力的堅持下去,直到事情完成為止。
 


昨天跟同事的一段對話,讓我想起了這件往事,做到九成九,失敗了,那是苦勞,我們可以自我安慰說過程中仍有收獲,但隻有做到十成的,才有功勞,微小的分野,大大的差別,獻給每個追求極致的你!分享出去吧!分享出去吧!

原文出處:aboluowang

via

喜歡?給個讚吧 :)
網友推薦